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网站简介新闻中心 名家名作传世经典著名女书法家佳品欣赏书画知识 藏品拍卖吴蓬画语录
点击书画吴蓬书画瓷器古代书画家近现代书画家画论经典名家故事书画鉴赏市场动态诗书画印文房四宝
九州书画网
   
 

会员中心, 用户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新用户
  ├ 姚志超
  ├ 徐德润
  ├ 徐志学
  ├ 刘增兴
  ├ 彭志娟
  ├ 郭雅君
  ├ 陈西林
  ├ 聂中东
  ├ 史正学
  ├ 张 海
  ├ 马跃华
  ├ 张万一
  ├ 龙 瑞
  ├ 文怀沙
  ├ 方茂鸿
  ├ 李运江
  ├ 方照华
  ├ 范 增
  ├ 董昌喜
  ├ 王明明
  ├ 吴山明
  ├ 窦黎明
  ├ 刘炳森
  ├ 欧阳中石
  ├ 陆建新
  ├ 沈 鹏
  ├ 陈天然
  ├ 卢国光
  ├ 李 铎
  ├ 刘勃舒
  ├ 刘文西
  ├ 罗学献
  ├ 靳尚谊
  ├ 刘大为
  ├ 尉天池
  ├ 崔子剑
  ├ 余修林
  ├ 朱韶新
  ├ 赵振刚
  ├ 赵抱衡
  ├ 薛垂广
  ├ 吴懋祥
  ├ 王今栋
  ├ 仝相和
  ├ 师安衷
  ├ 桑 凡
  ├ 齐冲天
  ├ 彭立贵
  ├ 理勤功
  ├ 李裕兴
  ├ 韩伟业
  ├ 丁中一
  ├ 巴 山
  ├ 王天成
  ├ 李逸野
  ├ 宋晓东
  ├ 李留海
  ├ 周济人
  ├ 杜克礼
  ├ 胡秋萍
  ├ 张仲亭
  ├ 周俊杰
  ├ 张化彦
  ├ 杨克林
  ├ 李骋
  ├ 侯素珍
  ├ 关明聚
  ├ 张志本
  ├ 龚存银
  ├ 百 师
  ├ 宋华平
  ├ 李刚田
  ├ 马永超
  ├ 王伟庆
  ├ 王立春
  ├ 李自强
  ├ 周 森
  ├ 黄永玉
  ├ 郁 风
  ├ 黄苗子
  ├ 于志学
  ├ 冯 远
  ├ 宋 英
  ├ 侯德昌
  ├ 牛光甫
  ├ 杨乃寒
  ├ 屈有善
  ├ 李平逊
  ├ 侯 耘
  ├ 李福
  ├ 蔡超
  ├ 王西京
  ├ 王琦
  ├ 肖 峰
  ├ 吴长江
  ├ 许 江
  ├ 吴冠中
  ├ 刘绮
  ├ 桑一田
  ├ 刘 毅
  ├ 方 坤
  ├ 方楚雄
  ├ 方尧明
  ├ 方 云
  ├ 方 振
  ├ 方 骏
  ├ 方海龙
  ├ 方惠民
  ├ 方绍武
  ├ 方增先
  ├ 李晓军
  ├ 丁嘉耕
  ├ 张召京
  ├ 李秀峰
  ├ 顾建全
  ├ 王 松
  ├ 王福增
  ├ 张如学
  ├ 董财儒
  ├ 张明宝
  ├ 林 岫
  ├ 李振淑
  ├ 刘颜涛
  ├ 朱 非
  ├ 蒋雨浓
  ├ 韩宁宁
  ├ 方 胜
  ├ 姚新峰
  ├ 瑞永德
  ├ 刘永杰
  ├ 陈良才
  ├ 王广然
  ├ 周丹瑜
  ├ 公丕炎
  ├ 吴 蓬
  ├ 胡明军
  ├ 杨子健
  ├ 林其风
  ├ 许新乐
  ├ 徐鸿春
  ├ 安多民
  ├ 熊久林
  ├ 朱戊扬
  ├ 张泗端
  ├ 邓 强
  ├ 郭耀西
  ├ 周 波
  ├ 伍燕恒
  ├ 侯宝泉
  ├ 闫广魁
  ├ 徐志数

山 水 类


花 鸟 类


动 物 类


书 法 类


综 合 类


人 物 类

 
 ◆ 本站首页 - 藏品拍卖 - 藏品拍卖 - 书画作品
诚信待人
查看所有[藏品拍卖]书画作品集 查看[藏品拍卖]简介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已[3768]人查看此产品信息 发布时间:2008/5/20 18:11:09
高智书画作品 作品尺寸:40*50  作品价格:

                  毛主席机要秘书

"两个半人"中的一个 在中南海丰泽园,一天,机要秘书高智给毛主席送文件,毛主席突然问他: "高智,你说我管多少人?" "主席,全国、全党、全军都归您领导,归您管呀!"高智觉得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
  

毛主席的机要秘书高智老人访谈录

去年11月份的时候,在北京偶遇了毛主席的机要秘书高智老人。 毛主席当年说过一句话:“选种子要选优良品种,选人要选高智这样的人”。

当朋友打电话问我,想不想见见高智老人? 我很兴奋的答应了。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见到备受毛主席夸奖的高智。正好心中也有些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想亲自问问高智老。

初见高智老,很为他的精神状态折服。年近8旬了,说起话来依然底气十足。

高智老是从西安赶来北京参加一个活动, 住在一个普通的招待所。看到老人的第一眼就留下了深刻印象。
参加了一天活动,可能有些累了,我一进门的时候,看到高智老把双腿放平,正半躺半靠在床上。老人的穿着十分朴素,一条晴纶棉的裤子,一件看似手织的厚厚的驼色毛衣,外面罩一件羽绒或者晴纶棉的背心。
看到我走了进来,没等朋友开口介绍,高智老赶紧坐了起来,低头找鞋要站起来。 我紧走几步,一边扶住高老,一边说:“高老,不敢当,我是晚辈”。 
高老说“你是女同志么。” 听着高老称我“女同志”,还有些“不习惯”:自己还年轻,阅历也太浅显了,被老人这样平等亲切的称呼,很惭愧。
我让高老继续把腿放平半靠半躺在床上,高老坚持像军人一样坐着。 很感叹高老的修养。

我在高老对面床上坐了下来。
老人不是很健谈。也不象其他老人那样,见面总要问问“家住哪里?”,“什么工作?”等等。 也许朋友事先告诉了高智老,会有我这么一个“不速之客”叨扰。也许是因为都对毛主席有着共同的感情?见到老人没有觉着拘束,就像见到了一个长辈,很亲切。

我确实有一个盘绕心中的问题,就是关于所谓“毛泽东私人医生”的李志绥。在美国看到那本书的时候,我周围的朋友,有信那本书上讲的,也有不信的。我不信。我不信的理由说来似乎也不是因为掌握事实,而是根据我对海外一些人惯用手段的了解,和对毛主席还有那代共产党人的认识,还有就是对于李志绥人品的质疑。

我犹豫了一下,机会难得,还是把想要确认的说了出来。我首先问了老人“李志绥在中南海的时候,您在吗?”
老人听了我的问话,知道我要问什么了。他反问我:“你看过他写的东西吗?”
我告诉高智老:“看过了。”
老人倾过身来,象个孩子一样真诚地睁大眼睛看着我,问:“你怎么看?”
刹那间,老人满脸的真诚让我感动。
“不相信”,我回答。“主要三点吧,一是海外反华反共的一直不择手段,不能排除他们的利用和策划;二是他(李)把他自己写成了中南海里毛主席身边举足轻重的人,主席很多思想活动,跟别人讲的话,他怎么会都知道?恐怕揣测杜撰多于事实,所以我不相信;三是,他的眼睛盯着太多隐私,似乎整天躲在主席窗帘后面,所以对他人品很质疑。”

老人听了我的回答,说“眼睛没有看到的,打个问号”。老人沉默了几秒钟,接着说:“我告诉你我不信的地方,举个例子告诉你,他那本书里哪个地方是假的。因为我当时在场。我不在场的事,我就不能乱讲。毛主席说,什么事情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眼睛没看到,不能把自己猜想的加上去。” 
老人的话,让我很感动。也让我感觉到老人做人的诚实和严谨。
老人接着说:“你记得他书里说和主席叶子龙一起吃饭的事吧?那是主席生日。当时我在场,叶子龙也在,还有几个主席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李志绥,他书里那段是假的。”
“有没有可能是另一次生日呢?或另一个聚会?” 我问。
“他说的就是那一次。在场的几个人他没有全部说错,有说对的,有说错的,也有漏掉的。那次根本没有他。”老人很肯定地说。然后又跟我说起当时几个人是怎么坐的,谁挨着谁坐。可惜我没有记录下来。

老人接着说:
“你问是不是有另一次聚会?我在的时候,我没有记得在主席那里看见过他。”

 

去年11月份的时候,在北京偶遇了毛主席的机要秘书高智老人。 毛主席当年说过一句话:“选种子要选优良品种,选人要选高智这样的人”。
    
    当朋友打电话问我,想不想见见高智老人? 我很兴奋的答应了。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见到备受毛主席夸奖的高智。正好心中也有些问题,如果可能的话,想亲自问问高智老。
    
    初见高智老,很为他的精神状态折服。年近8旬了,说起话来依然底气十足。
    
    高智老是从西安赶来北京参加一个活动, 住在一个普通的招待所。看到老人的第一眼就留下了深刻印象。
    
    参加了一天活动,可能有些累了,我一进门的时候,看到高智老把双腿放平,正半躺半靠在床上。老人的穿着十分朴素,一条晴纶棉的裤子,一件看似手织的厚厚的驼色毛衣,外面罩一件羽绒或者晴纶棉的背心。
    
    看到我走了进来,没等朋友开口介绍,高智老赶紧坐了起来,低头找鞋要站起来。 我紧走几步,一边扶住高老,一边说:“高老,不敢当,我是晚辈”。
    
    高老说“你是女同志么。” 听着高老称我“女同志”,还有些“不习惯”:自己还年轻,阅历也太浅显了,被老人这样平等亲切的称呼,很惭愧。
    
    我让高老继续把腿放平半靠半躺在床上,高老坚持像军人一样坐着。 很感叹高老的修养。
    
    我在高老对面床上坐了下来。
    
    老人不是很健谈。也不象其他老人那样,见面总要问问“家住哪里?”,“什么工作?”等等。 也许朋友事先告诉了高智老,会有我这么一个“不速之客”叨扰。也许是因为都对毛主席有着共同的感情?见到老人没有觉着拘束,就像见到了一个长辈,很亲切。
    
    我确实有一个盘绕心中的问题,就是关于所谓“毛泽东私人医生”的李志绥。在美国看到那本书的时候,我周围的朋友,有信那本书上讲的,也有不信的。我不信。我不信的理由说来似乎也不是因为掌握事实,而是根据我对海外一些人惯用手段的了解,和对毛主席还有那代共产党人的认识,还有就是对于李志绥人品的质疑。
    
    我犹豫了一下,机会难得,还是把想要确认的说了出来。我首先问了老人“李志绥在中南海的时候,您在吗?”
    
    老人听了我的问话,知道我要问什么了。他反问我:“你看过他写的东西吗?”
    
    我告诉高智老:“看过了。”
    
    老人倾过身来,象个孩子一样真诚地睁大眼睛看着我,问:“你怎么看?”
    
    刹那间,老人满脸的真诚让我感动。
    
    “不相信”,我回答。“主要三点吧,一是海外反华反共的一直不择手段,不能排除他们的利用和策划;二是他(李)把他自己写成了中南海里毛主席身边举足轻重的人,主席很多思想活动,跟别人讲的话,他怎么会都知道?恐怕揣测杜撰多于事实,所以我不相信;三是,他的眼睛盯着太多隐私,似乎整天躲在主席窗帘后面,所以对他人品很质疑。”
    
    老人听了我的回答,说“眼睛没有看到的,打个问号”。 老人沉默了几秒钟,接着说:“我告诉你我不信的地方,举个例子告诉你,他那本书里哪个地方是假的。因为我当时在场。我不在场的事,我就不能乱讲。毛主席说,什么事情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眼睛没看到,不能把自己猜想的加上去。”
    
    老人的话,让我很感动。也让我感觉到老人做人的诚实和严谨。
    
    老人接着说:“你记得他书里说和主席叶子龙一起吃饭的事吧?那是主席生日。当时我在场,叶子龙也在,还有几个主席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李志绥,他书里那段是假的。”
    
    “有没有可能是另一次生日呢?或另一个聚会?” 我问。
    
    “他说的就是那一次。在场的几个人他没有全部说错,有说对的,有说错的,也有漏掉的。那次根本没有他。”老人很肯定地说。然后又跟我说起当时几个人是怎么坐的,谁挨着谁坐。可惜我没有记录下来。

老人接着说:“你问是不是有另一次聚会?我在的时候,我没有记得在主席那里看见过他。”
    
    “您认识他吗?跟他熟嘛?”我问。
    
    “认识。我们见过,工作接触不多,彼此知道谁是谁,不算很熟。他那时候是在中南海门诊部工作,门诊部的大夫轻易不到我们这边来。主席这边需要什么药了,都是小吴(主席保健医生)开个单子,让警卫送过去,门诊部准备好了药,警卫再去拿回来。我在的时候一直是这样。”
    
    我问高智老“象他书里说的,主席真的很喜欢跟他聊天?还目睹很多‘重大历史事件’?”
    高智老说:“我不能说他一次都没有来过。如果警卫忙不开,他来送趟药有可能。 但我是没有在主席那里看到过他。”
    
    老人继续说:“主席生活办公,我们几个是轮流值班。主席工作起来不要命,看书看文件思考问题,根本就没有时间概念。总理有时候来了要见主席,见主席忙,都不让打扰。我们要不停去看,看主席稍微休息一下的间隙,赶紧去跟主席说总理要见。 主席的休息问题一直是我们非常担心的,总理也非常关心,有时候总理一晚上打好几个电话问主席休息了没有?和大家一样都是想办法怎么让主席多休息。我在的那时候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问高智老为什么不写本书澄清?高智老说,听说他(李)写了那么本书,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气愤。这个人怎么能这个样子?就也写了一本书反驳,但高智老没动笔。 写书之前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特地把高老请到北京,大家都想听听高智老的意见和建议。
    
    那次会上,高智老的几条建议,其中的两条是这样的:一是“不要对李进行个人攻击,大家都是在主席身边受主席教导多年的,不要做那样的事”;二是“针对李书中写的那些事,谁在场,就把眼睛看到的事实写出来,不要添油加醋,实事求是。”
    
    我能把这两条记得很深、很清,因为当时听完,真的为高智老和主席身边工作人员所具有的雅量,气度和修养折服。相比之下,我反而看到了李所用手段的委琐和卑劣。
    
    看到主席身边的人对李这样的“仁至义尽”,我心里却又觉着很不平衡。
    
    我问高智老,当时怎么没有看出李这个人心术不正,人品太差呢?
    
    老人纠正我说:“不要这样讲人家。他说的不对的要指出来,撒谎的,要指明真相。对他这个人,一分为二看。不能因为他写了那么个书,就把他说得一无是处。他在中南海门诊部的时候,还是做了不少工作,工作也是认真的。”
    
    我对高老说,这样对他太“仁慈”了。现在不是他这个人怎么样的问题,是他这本书被充分利用了。
 我也明白了毛主席身边人反驳李的书为什么反响不够大?主席身边的人太诚实了,也太善良了。 况且在海外,赞扬毛泽东的本来就没有诋毁毛泽东的书有市场,宣传机器在人家手里,正面的东西不符合他们的胃口,再说,还有人需要靠抹黑毛主席赚钱生存,只有骂共产党毛主席的书才有可能出版发行。 我告诉高智老我的这个看法。
    
    “不奇怪”,高老依然平静的说,“听说过85%,15%吗?”
    
    我告诉高智老,我听说过。毛主席的书里也有。
    
    “有15%是会反毛主席的,让人家拥护不可能” 高老说,“这些我们心里都应该清楚。”
    
    和高智老聊的越多,越敬佩。 不愧是老革命,毛主席身边的人,坦然,坦荡,自信,荣辱不惊,高风亮节。
    
    很可惜高智老不动笔写写东西。我喜欢听高智老这样“娓娓道来”,没有情绪,没有气愤,朴素的话中感受到的是真实。
    
    “您,怎么看李志绥?” 我知道我的问题有些“八卦”,但还是忍不住问高老。
    
    老人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着怎么跟我说?或者是不是该跟我说? 停了一会儿,老人终于说:“他和我们不是一样的人。从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和我们不一样,有些格格不入。”
老人的话,让我沉默了。我很想问“是不是感觉到了不是一个队伍中的人?”话到嘴边停住了。我知道老人不会给我一个肯定或否定的回答,老人只会告诉他的观察,让听者去思考。一路聊过来,高智老其实也是在不停的“教育”我,很多次,老人宽阔沉静的思维,让我要“激动起来的情绪”很快平静下来。跟老人聊天,会不由自主的跟着老人一起,平静的走进过去,只走进实实在在存在的,过去岁月中的点滴细节。 这也是我那天从高智老那里学到的最深刻的东西。 我相信这是高智老做人的最可贵的高尚品质。
    
    很想知道高智老为什么离开毛主席?于是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高智老说:“毛主席非常注意调查研究,说干部不能总是呆在办公室里,呆在上面,脱离群众,脱离实际。有一次吃饭,主席都是和工作人员一起吃饭,就问我们:‘你们谁愿意下去?到基层去工作?’当时没有人吭声,我想了想,就跟主席说:‘我下去。’ 主席当时没有说话。后来我又说起这个事情来,主席问我‘你想好了?’我说‘我想好了,主席,我下去。’ 就这样,我离开了主席办公室,下了基层。”
    
    听了高老这番话,很感动。 从毛主席对高老的评价和毛主席对高老下基层的迟疑,我想毛主席当时应该很不舍。
    
    “主席”,高智老停了一下说:“再也看不到像他这样这么关心爱护下级的领导了。”
    
    “毛主席是不是从来不发脾气?”我问高智老。
    
    “从来没有对我们发脾气。主席好脾气。主席是反官僚作风的,怎么会对一起工作的同志耍态度?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太好了,很关心。 工作中出了错发现了就动手帮助改过来,看到工作人员有不明白的,就亲自讲。” 高智老陷入了回忆和沉思,很怀念的说“主席想问题从来不为自己想。在主席身边,就觉着主席爱护同志爱护人民的心,很宽,很大,没有边的感觉。主席的心,什么都会装下,什么都能容下......再也看不到这么关心爱护别人的人了......”
    
    那天和高智老的见面是在晚饭中结束的。面对我们要的一桌菜,老人只点了一个馒头,一大碗面条,以军人的速度吃完了,先离席回去休息了。老人的简朴可见一斑。
    
    自从上??种东西一直让我感动,也许那就是老人身上折射出的,毛主席身边的气息和风范。也一直想着把和高智老聊过的一些东西,写出来。在毛主席诞辰来临之际,清理了一下思路,写出来一部分。
    
    此文中很多高智老的原话,都是记忆中的,时隔一年了,或许有个别言辞的出入,请高智老谅解。
    
    仅以此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13周年。
    
    也顺祝高智老健康长寿。

送货方式 售后服务 付款方式 包装运输 合作加盟 退换声明 版权声明 购物流程 团购
保密安全 企业文化 保真声明 常见问题 法律声明 本站章程 VIP服务 建议投诉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联系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欢迎加盟 | 业务联系
版权所有:九州书画网 技术支持:通达网络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河南长庚律师事务所 张红卫律师
 直销电话:  电话:18003932399 13903933796 0393-4878427 联系人:方先生
豫ICP备11008041号-1